三代接力“橡胶梦” 发展成果布全球(一)

6月,广垦橡胶(沙墩)有限公司经理陈欢结束了短暂的休假,告别家人,再次回到了泰国沙墩府,新一轮的橡胶生产也正紧…

6月,广垦橡胶(沙墩)有限公司经理陈欢结束了短暂的休假,告别家人,再次回到了泰国沙墩府,新一轮的橡胶生产也正紧锣密鼓地展开。在这里,陈欢与橡胶为伴的日子,已过去11个年头。“我是闻着橡胶的气味长大的。”谈到选择海外工作的原因,陈欢说,自己的父亲、爷爷都在广东农垦从事与橡胶有关的工作。在成长过程中,陈欢经历了三代人的接力“橡胶梦”,让家庭告别了早年间食物匮乏、居住条件不佳的困境,一家人的日子也越过越好。

三代接力“橡胶梦” 发展成果布全球(一)

往年的艰苦记忆已渐渐远去,但“为国植胶”的使命感,却在一家人中代代传承。在广东农垦集团,像陈欢这样的“垦二代”“垦三代”不在少数,他们用自身的辛勤劳动创造幸福生活的同时,也随着广东农垦走向海外的脚步,不断将中国的发展成果带向全球。

祖孙三代相伴橡胶奔小康。苍莽的橡胶林里,承载着陈家三代人的回忆。“我们家参与橡胶生产,最早是从我父亲,陈欢的爷爷开始的。”陈欢的父亲,广东省广垦橡胶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垦橡胶”)退休职工陈和明说。当时,父亲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开辟公路、割茅草、砍竹子、夹茅片、修建房屋、安营扎寨,每天却往往只有一顿木薯充饥。一个“苦”字,凝结着陈和明对当时所有的感叹。

作为国家战略物资,橡胶生产如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一条轮胎,一双手套的制造都可能举步维艰。1951年,为打破国外对橡胶的封锁,华南垦殖局成立,陈欢的爷爷正是作为最早一批参与垦殖的解放军战士,奔赴雷州半岛,硬是在原始森林中开辟出了一片橡胶林。到了陈和明成年时,雷州半岛的橡胶树已经长成。割胶,成了这代人的共同回忆。

陈和明还记得,由于割胶时间必须是深夜,他和同事们往往凌晨1时起床割胶,工作到早晨10时才能稍作小憩。但是回忆起当时的劳动场景,陈和明还是掩盖不住兴奋:“收获第一桶胶水的时候,大家在胶林里欢呼雀跃,那时候觉得这么多年的辛苦都值了!”

得益于两代人的接力奋斗,上世纪60年代至上世纪70年代,广东农垦的橡胶生产量连攀新高,到1978年,广东农垦干胶产量突破7.8万吨,广东橡胶产量占全国橡胶产量的80%以上,西方世界“北纬17度以北不能种橡胶”的谬论不攻自破。随后,陈和明、陈欢父子的生活也迎来了变化。

翻开陈家的老相簿,一张童年陈欢生日派对的照片格外显眼。“当时能和小伙伴开这样的派对,还能吃上奶油蛋糕,是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情,我盼了很多年才有了这张照片。”陈欢说,“当时父亲骑着摩托车到镇上买来蛋糕,这应该是我小时候最高兴的事情了。”

陈欢从小与橡胶为伴,在就业时也选择了熟悉的橡胶。2010年,大学毕业的陈欢抱着见见世面的想法,选择了广垦橡胶在泰国的岗位。(文/天然橡胶网)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扫一扫二维码

微信行情

现货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