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的致命错误:全球经济增长之殇

如今有部分经济学家的观点是,新病毒变种对于如今的经济体的影响将会是暂时的,问题在于,价格预期和行为模式之间是由…

如今有部分经济学家的观点是,新病毒变种对于如今的经济体的影响将会是暂时的,问题在于,价格预期和行为模式之间是由相互关联的。疫情对于全球经济最大的冲击就是需求端上面的冲击。疫情从各个层面都在加剧贫富差距的悬殊。

一方面是全球资产价格的泡沫化以及剧烈膨胀。另一方面是实体收入边际利润不断被高涨的原物料价格所挤压。而这两者都对实体经济的需求端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橡胶

所以当我们去分析通胀本身的特性的时候,当我们仅仅关注通胀的百分比本身的时候,我们往往忽略了经济全局的联动。所以经济学家往往是采取后验式的方式来看经济。他们的观点不一定完全准确。这也是number driven所带来的现代货币理论MMT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去理解数据?数据反映了行为模式,倘若我们无法理解行为模式,那么就无法准确理解这些宏观经济数据本身所代表的含义。

由于全球经济对于病毒株的恐惧,需求端被压制,同样的高涨的物价又必须通过利率正常化,并且逐步升息来遏制通胀,当利息往上走,那么相当多的依靠贷款来支撑利润规模的企业就要出现群体性违约。

这就变成了如何在两害中取其轻的困境。随着美元的升值以及加息的持续高压,将全球经济沸腾成了一个巨型的压力锅。从现状来看,提前完成TAPER是大概率事件。同样的全球经济体,都面临着一场大考验,而这场大考验的本质,亦是对当代货币主义理论的本质的终极挑战。橡胶

无论印了多少钞票,我们始终无法有效提高需求。

而印了钞票却会创造货币性的通胀,这点风险却难以被对冲。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扫一扫二维码

微信行情

现货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