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汽车的帝国梦

2019年11月,初冬的保定已有些寒意。在一家并不起眼的保定摩托车行内,一位身穿休闲装扮的“特殊”顾客,正饶有…

2019年11月,初冬的保定已有些寒意。在一家并不起眼的保定摩托车行内,一位身穿休闲装扮的“特殊”顾客,正饶有兴致地看着店内的摩托展车。

这位顾客素有“保定车神”之称,对于摩托车的兴趣也由来已久,他就是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魏建军。

同样是在当年11月,魏建军来到温暖的羊城参加广州车展,情不自禁地在宝马展台停下了脚步。这次吸引魏建军目光的,是一款宝马K1600 Grand America摩托车。

摩托车可能是魏建军的一个情结,总有一天,情节会化成责任,承托起年轻时的梦想。2021年10月12日,企查查App显示,长城汽车发生工商变更,公司经营范围新增摩托车制造、销售、维修。而在一周前,又有媒体传出长城汽车将收购隆鑫通用,双方谈得很不错,“八九不离十”。

这一“花式”打法让外界有些始料未及。从2008年开始,长城给外界的最大印象就是“战略聚焦”,深耕SUV和皮卡车型,并将之做到极致。但近两年,长城重启了自己扩张的脚步,产品矩阵以及营销策略,让人“乱花渐欲迷人眼”——打造女性品牌欧拉、推出“动物园车系”、大力经营混合动力领域……

如今,处于业务扩张期的长城,又将触角伸向了摩托车。橡胶

■新一轮摩托车繁荣开启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投资者看不清市场。长城为何要布局摩托车市场?自然是嗅到了其中的机遇。

此次长城欲收购的对象——隆鑫通用,自今年8月起,股价已上涨近50%;横向对比看,另一家浙江杭州摩托车企业春风动力,股价自2019年7月至今,已翻了快8倍。显然,国内头部摩托车厂商正受到资本的追捧。

过去,国内大街上跑着的摩托车大多为通勤代步工具,而现在的摩托车开始明显朝着玩乐属性发展,加上包括隆鑫、钱江贝纳利、豪爵等国产摩托车厂商推出差异化、个性化的产品,瞄准的是追求娱乐的消费新一代。

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官方发布的数据,2020年,摩托车新注册登记826万辆,同比增长43.07%,即使受疫情影响,也出现了大幅增长态势。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上半年,行业大排量摩托车继续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排量250ml 以上摩托车销量为14.76万辆,同比增长78.39%。其中,国内摩托车销量同比增长55.19%。

在乘用车微增长时代下,摩托车的发展空间具有一定的想象力。长城选择此时入局可谓恰逢其时。橡胶

汽车与摩托车之间本身就大有渊源,吉利早年做摩托车早于汽车,力帆、鑫源等都是从摩托车升级为汽车,海外也有本田、铃木、宝马、标致等企业同时做摩托车和汽车。

有市场就有需求,今年6月,五菱也获得摩托车准生证,“人民需要摩托,五菱就造摩托”。中国汽车品牌纷纷入局摩托车市场的这一讯号也间接表明,国内摩托车市场新一轮繁荣正在开启。

只不过,在这新一轮繁荣中,国内市场还未培育出一家具有杀伤力的摩托车企业,有足够的实力与海外品牌厮杀。

长城入局摩托车产业,看重的是摩托车的利润空间,通过产品横向扩张,来实现多领域的产品覆盖。而更深一层看,长城更希望建立一套成熟的自上而下摩托车产业链。

今年8月,长城还注资5000万元人民币成立长城灵魂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郑立朋,他也是蜂巢易创的法人代表和联席董事长。蜂巢易创是聚焦动力、传动、电驱动及智能转向的汽车零部件公司,主要业务是为主机厂提供相应零部件的供应与配套。

拥有研发经验和技术专利,以及配套厂商生产工艺,长城要在国内摩托车市场闯出一条道路,看起来值得一搏。

■隆鑫是一块肥肉

在长城“摩托战略”中,如增加隆鑫这一“猛将”,可让长城走不少捷径。

从财务报表看,隆鑫通用可谓是一颗“摇钱树”。2021年上半年,隆鑫通用营业收入61.54亿元,同比增长46.4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16亿元,增长61.43%。

隆鑫通用给长城带来的价值也不仅仅体现在以上数字。相关资料显示,隆鑫通用动力不仅仅有隆鑫、劲隆和高端摩托品牌无极,而且在摩托车核心的发动机领域也颇有建树,其研发代号为KE500的并列双缸发动机是广泛搭载在国产大排量摩托车中的“明星产品”。

高端品牌无极的产品矩阵更是体现了隆鑫在中大排量上继续规模化的野心。从250cc的单缸发动机,到公升级发动机,再到四缸发动机,无极品牌均有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隆鑫作为一家“出口型”企业,理念与长城的全球化战略高度契合。据相关数据显示,隆鑫通用是中国摩托车出口第一的公司,其2020年销量为107.42万辆,其中出口比例高达76%。隆鑫在海外市场积累的经验也是长城看重的因素之一。橡胶

这样一个“优质资产”出售,实属隆鑫的不得已。由涂建华一手缔造的隆鑫系,由于扩张迅速,债务不断攀升(总负债超330亿元、债务逾期超过60亿元),近期引爆了财务风险。

9月30日,隆鑫系13家企业向重庆破产法庭提出申请破产重整,涵盖金融投资、再生资源、矿业、房地产和酒店等产业,但破产名单中并未出现隆鑫通用(涂建华所持股权的质押率达99%,且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

以上,长城汽车才有了成为隆鑫通用“接盘侠”的机会。

不过,隆鑫虽然在技术与制造方面有一定的积淀,在国内摩托车行业也逐渐形成口碑,但其产品质量还未达到国际一线品牌水平。比如,隆鑫逆向研发的KE500发动机是本田PC44E发动机的仿制版本。

如何利用自身优势,发挥隆鑫的潜力,打造一个能与国际品牌抗衡的摩托车产品,需要长城汽车深究。

一位接近蜂巢动力项目的摩托车业内人士向汽车之家透露,“魏建军倾向于自研,第一款产品将采用大排量的六缸发动机,以高端化形象进入市场。”摩托车的战略打法,与魏建军强调的“高端化才是中国自主车企突围的路径之一”不谋而合。

但上述人士建议,做好一款摩托车应该从选好一个车架开始。一辆摩托车的优秀与否绝对不仅仅体现于发动机动力表现,更多体现在车的车架设计与零部件整合能力。

他认为,以700cc或者800cc的四缸发动机为开端研发更为靠谱,先做一个基础精品。“没有基盘面,直接做塔尖的事情,长期来看并不稳定。”

■打造商业帝国梦

切入摩托车市场,可看出长城汽车正不断地进行产业链扩张和升级。

实际上,如果从长城的乘用车产品矩阵看,不难发现长城汽车早已不是那个曾经聚焦SUV和皮卡车型的企业。

就连魏建军始终强调的“聚焦SUV”,恐怕也要“食言”了。近日,有媒体报道长城汽车欧拉品牌营销总经理余飞发生岗位变动,将调往长城旗下WEY品牌担任轿车品牌总经理。汽车之家也从相关渠道获悉,长城汽车将重启轿车业务,成立独立的WEY轿车品牌,而该品牌将与WEY品牌平级。

除了整车品牌,长城旗下各子公司也在横向扩张,不断在供应链延伸。比如拥有无钴叠片电池、L型长电芯、LCTP无模组技术的蜂巢能源,已掌握了燃料电池发动机、电堆、膜电极、储氢系统等全套的氢能关键技术的未势能源,以及精工底盘、诺博汽车、曼德电子电气零部件子公司等。

就连整车厂很少关注的上游链,长城也有积极布局。比如,整车厂一般对动力电池的布局多集中于电池PACK、BMS等方面,而长城却于2017年发布公告将以约1.46亿元收购澳洲锂矿股权。

此外,海外布局也是长城汽车的长期战略。魏建军从不掩饰全球化的野心,曾放出过“死也要死在国外”的豪言壮语。

目前,长城汽车正在疯狂地扩张海外版图,其不仅在海外建立了首个独立独资工厂,同时也在印度、东南亚等地通过收购布局独资工厂。日前有长城汽车内部人士表示,“长城目前位于俄罗斯、泰国的工厂已投产并实现盈利,巴西和印度工厂处于收购过程中,不排除在西欧收购相应工厂的可能性。”

一系列的布局不禁让人想起吉利汽车。同为民营企业,早年前的吉利一路“买买买”,拥有沃尔沃、领克、伦敦出租车、飞行汽车、宝腾、路特斯等多个乘用车品牌,走上了疯狂扩张之路。而当年的长城汽车战略打法和吉利汽车截然不同,只是将目光聚焦于SUV,选择性地在细分市场耕耘。

如今,长城汽车的战略模式也在发生改变,开始不断地扩大自己的商业版图。SUV+皮卡+轿车+商用车+摩托车+供应链+拓宽海外市场……一系列“排兵布阵”扑面而来。

随着各品牌的打通,供应链的延伸,长城汽车在多个领域的优势逐渐建立起来,正朝向一个多元化综合公司发展。橡胶

表面看,一直保持“居安思危”调性的魏建军,希望能紧跟行业,不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但一系列扩张也遮掩不住长城汽车的商业帝国梦。

或许,造摩托车只是魏建军的个人情怀,而打造一个商业帝国却是整个长城汽车的梦想。(文/汽车之家 彭斐)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扫一扫二维码

微信行情

现货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