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一手造成了市场波动性低迷,而美银分析指出,这背后还隐含了全球经济的逐渐趋同。


美银分析师称:不仅是股市汇市等市场平静如水,就连全球经济增长的标准差,也都掉到了50年来的最低——也就是说,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都异常的“同步”。


经济和市场都波澜不惊,二者也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因果关系。


此前,美国在G5国家里遥遥领先,欧盟和日本都纠结于自己的停滞不前,英国要解决脱欧纷争,加拿大操心油价;而新兴国家也有类似的分化,中印两国都能保持相对强劲的增长,而巴西政治风险从未消停,俄罗斯也要面对大宗商品风险。在这种分化之下,投资逻辑逐渐演变成了以下两点:


宏观层面,多数资产的主导因素是汇率; 流动性层面,自从美国退出QE,日本和欧洲的资金就有意流向美国固收市场。无论是政府债还是公司债等其他债,都是美国以外的全球资金的重点关注对象。


然而来到2017年,经济状况趋同并非没有好处。美银指出,一个显著的体现就是,全球的增长预期和领先指标都在显著改善,今年9月,大多数国家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都站上了50,显示各国的制造业均处于扩张区间。


现在的状况变成了这样:全世界更加“俱荣俱损”,全球央行政策同步的可能就变大了,汇率的波动则变小了; 以日本和欧洲投资者为代表的海外资金,现在不一定要跟着美债。他们可以开始关注本国的债市。


如果这样的“同步增长”继续下去,美银称,叠加全球央行紧缩的预期,在接下来的数月中,全球债券收益率有可能同步上扬,而期限溢价也有可能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