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胶回忆]最大私营橡胶生产基地(四)

师党委的那些领导人做我的思想工作,他们说:“老吴你当过武装部长、副县长、副营长,所以师党委叫你到大树坛去当营长…

师党委的那些领导人做我的思想工作,他们说:“老吴你当过武装部长、副县长、副营长,所以师党委叫你到大树坛去当营长。”我给他们说,谢谢师党委对我的关心和培养重用,但我不能离开大黑山,如果我离开了大黑山,那么大黑山的橡胶场就完了,以后我们的绿春县发展橡胶就很困难了,所以我不能去大树坛。我下定决心一定要保住大黑山胶场,大黑山的胶场是绿春县发展橡胶的根据地,有了根据地,发展橡胶有基础有条件的。

[橡胶回忆]最大私营橡胶生产基地(四)

师党委的那些领导人又说:“老吴,你不去大树坛,那么你的副营长,师直属党委委员不要了吗。?我给他们说,副营长、师直属党委委员我都不要了,我在大黑山下定决心种植橡胶,一定要坚持到底,为绿春人民造福。

大黑山独立二营要撤走的时候,我怎么想呢?我与师党委的那些领导人说过,大黑山留下的这个连队不要撤走了,但师党委不听我的话,就撤走了。我想师党委不听我的话,只听文庭海他们的话,好吧,让他们撤走吧,是否正确以后再说吧!我又想到张国涛对毛主席闹分离,张国涛带领9万多红军南下打内战,结果是没有打几个月就失败掉,最后张国涛只带领两万多红军向毛主席靠拢。毛主席只带领两万多红军北上抗日取得了全国人民的支持,毛主席带领的队伍一年比一年多起来了,所以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取得了胜利。

师党委把大黑山独立二营撤走到河口大树坛去是错误的,因为大树坛不如大黑山的,所以独立二营到大树坛就不欢而散,490多个干部战士都分散完了。四师独立二营是1970年在大黑山诞辰的,1972年到河口大树坛那边去消失掉的。

大黑山独立二营撤走时,原来就在大黑山县胶场的职工,李玉才、卢元保、自开忠、李红兵、王立保、普增文、白玉分、苓梅争和苓的妻子等10个人,跟随独立二营的那些人一起到河口大树坛去了。他们去的时候,我欢送他们到绿春县城那里,我给他们说现在我欢送你们,如果以后你们要回大黑山来时,我又欢迎你们的到来,并且安排你们的工作。最后我祝他们一路平安,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永远幸福!

李玉才、卢元保、李开、陈玉珍等4个人在河口工作几年以后又回到大黑山县胶场来工作,我也履行了我的诺言,给他们安排了工作,他们也一直工作到退休的。朱家德是1971年2月由河口橡胶场那边调过大黑山来,先任大黑山独立二营一连的事务长。后任独立二连的副连长。1972年3月13日朱家德到河口大树坛去。1981年4月9日朱家德又回到大黑山来。我想朱家德有实干精神,而是对橡胶技术方面可以的,所以1981年7月17日担任为大黑山县橡胶场的副场长。朱家德和唐分英两口子在大黑山退休的。

大黑山独立二营撤走以后,军代表绿春县委书记县革命委员会主任王志友来找我,他说:“老吴啊,建设兵团的那些人说大黑山不宜种植橡胶,不会出胶乳,所以撤走独立二营的,老吴你说怎么办?”我与王主任说:“不要听建设兵团的那些人说大黑山不宜种植橡胶的话,我不相信大黑山不宜种植橡胶,因为我们绿春县宜种植橡胶的有六点科学依据的,第一点是海拔900米以下是无霜区,热度是够的;第二点是湿热地区;第三点土质是肥沃的;第四点是育出来的胶苗和种进去的橡胶树成长很好;第五点是我们绿春县中心约有一百万亩绿荫荫的黄连山自然保护区,有那么多的一大片森林降雨量是足够的,对橡胶的成长是很有利的,而且产胶量是会高的;第六点是我们绿春县的周围都有大山拦阻,所以大风很不会来刮倒橡胶树的,可以说高山保胶树的安全,我们绿春县的橡胶是比河口和海南岛安全的。”王主任听取我说的六点科学依据以后他说:“老吴你有把握有决心创新种植发展橡胶的好思想,我支持你,我召开县委和县革委会研究决定以后告诉老吴你。”县委和县革命委员会开会研究决定以,县革委会生产组副组长杨天文1972年4月中就到大黑山县胶场来,杨天文说:“绿春县委和县革委决定说,关于大黑山县胶场的规模问题,第一条是只准留23个干部职工,多一个都不行,少几个是可以的,如果不愿意在的统统都可以走的;第二条是橡胶面积,保持现有的那300亩,不准扩大橡胶面积,如果扩大失败掉,谁都负不了责任的。”本来独立二营撤走以后还在36个干部职工的,但杨天文来宣布县委和县革委研究决定的两条规定以后愿意在县胶场工作的只有:李批黑、卢么波、李黑龙、李明度、李卫国、王琼芬、李思明、罗琼芬、高嘎才、杨金囡、杨卫明、朱合背、段六发、张生背、白斗安、王正德、孙荣生、钟华清等我们19个干部职工,其他的17个干部职工都不愿意在县胶场工作所以回家去了,他们说:“县委和县革委的那些领导人都不想要大黑山县胶场,所以他们很不重视这个胶场,没有什么前途的在大黑山整那样。”17个干部职工不欢而散,都回家去了。

​经过绿春县委和县革委员会研究决定以后大黑山县胶场,只有19个干部职工了,但我不冷心的,我带领18个干部职工,坚持干下去,但红河州军代表刘处长批评说:“大黑山不宜种植橡胶不会出胶乳,所以独立二营都撤走掉的,独立二营丢下来的包袱谁叫你们干呢。”我决定不动摇,要坚定不移地干下去的。 (文/天然橡胶网)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扫一扫二维码

微信行情

现货报价